相关文章

兰州晚报数字报-兰州新闻网

    兰州晚报讯(记者许沛洁)位于安宁区地5大道商业街有个淘气堡,因无证经营13个月,最终被兰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安宁区分局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处以罚款9000元并责令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对于这一决定,经营者牟静觉得委屈,自己拿不到经营执照,完全是管理单位兰州大诚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没有取得消防安全意见书造成的,现在无法营业,自己的损失应由大诚物业承担。牟静一纸诉状将大诚物业告上法庭,诉请各类损失共计167万余元。与此同时,大诚物业反诉牟静,以牟静擅自停业、拖欠费用等理由,认为牟静违反租赁合同,要求牟静赔偿大诚物业各项损失291万余元。4月15日,这起民事诉讼在安宁区法院开庭审理。

    淘气堡无证经营被停业经营者起诉管理者

    牟静喜欢孩子,她希望能给孩子提供一处安全、舒适的娱乐之所。2013年牟静看到商机,她决定在安宁开设一家供孩子玩耍的大型娱乐场所,于是,2013年9月17日,牟静与兰州大诚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诚物业)签订《商铺租赁合同》一份,承租由大诚物业统一管理的地5大道商业街355——403号,共计39间商铺,总面积1057平方米,用于经营“淘气堡、孕婴、童装、早教、玩具、休闲食品及电玩”项目。合同约定租期74个月,自2013年10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

    自2013年10月1日入场经营开始,牟静先后向大诚物业缴纳了租金、押金、装修押金、保证金、物业费等等费用,同时也为自己的生意投入不少资金,总计300余万元。牟静在诉状中阐述:“我投入资金、精力,目的就是为了让淘气堡好,哪成想大诚物业只知道不断催收各种名目的费用,根本不提供《商铺租赁合同》里应履行的服务,例如物业公司在收取空调费后根本不提供空调服务;安装的消防报警器经常无故报警,顾客从淘气堡匆忙逃生的现象时有发生,这对顾客造成心理影响。除此之外,物业方圈养的猫咪经常出没在淘气堡,猫屎猫尿多次污染到孩子身上。

    2014年6月3日,兰州市突降大雨,造成淘气堡的商铺墙体不同程度受雨水损害,装饰横梁摇摇欲坠。事后,大诚物业向全体商户通知对2014年9月1日至12月31日四个月租金总额减免15%,却拒绝给自己减免,这更让牟静觉得自己被区别对待。也是从这时开始,淘气堡的经营受到严重影响,淘气堡经营停滞、客户集中退费并向工商管理部门举报。

    最让牟静难以接受的是,由于物业公司没有取得消防安全意见书,导致牟静向兰州市工商局安宁分局申请的企业营业执照无法领取,长期无照经营。2014年10月23日,兰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安宁区分局向牟静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处以罚款9000元并责令立即停止违法行为。

    因为无法实现租赁经营的合同目的,牟静诉诸安宁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依法解除自己与大诚物业签订的《商铺租赁协议》;判决大诚物业支付解除合同违约金130876.40元;返还牟静缴纳的租金654382元、物业费及空调使用费合计197120元、电费17870元;退还缴纳的押金、保证金合计100000元;赔偿牟静商铺的装修费用455888元及“淘气堡”购置费用526000元。(上述款项合计:1672136.40元)。

    庭审

    律师认为:水淹损失自行承担擅自停业“是你违约”

    在当日的庭审现场,牟静拿出诸多照片,证明在2014年6月,当淘气堡被水泡过后,商铺受损严重,不能正常、安全营业。大诚物业为何对其他商户给予减免租金的措施,但却拒绝对牟静减免。

    对于牟静所说,大诚物业的代理律师当庭提出,在本案中,牟静不享有合同的解除权。2014年4月开始,牟静拖欠租金,大诚物业多次催缴。2014年6月3日,兰州市突发暴雨,由于市政管网排水不畅导致商铺泡水,大诚物业对此本没有义务减免租金,但本着长远发展的眼光,大诚物业做出“对二区至三区租赁满一年,合同到期后又积极续签的商户做出减免部分租金”的决定,牟静是不具备减免条件的。律师提出,牟静要求减免租金,但公司未能同意,牟静采取擅自停业的方式,目的就是为了威胁大诚物业妥协。

    律师强调,商铺被水浸泡是由于市政管网排水不畅造成,不是大诚物业造成,损失应由牟静自己承担,淘气堡不具备营业条件,牟静就应当积极修缮,可现实是,牟静肆意扩大损失,擅自歇业,这种行为是违返合同约定的,因此,牟静应承担合同解除的违约责任,并支付拖欠的所有费用,同时支付因违约对大诚公司造成的损失共计291万余元。